開啟短影音的先鋒──Vine確認關閉服務

Twitter稍早公布上一季財報後,確認將在全球地區裁撤350名員工,不只如此,也將在未來幾個月內關閉6秒短影片服務Vine,完成公司業務重組計劃。

6秒短影片服務Vine在之前的文章中曾提及,2012年10月Twitch收購Vine,並在隔年1月推出支援各大行動裝置平台的短影音APP Vine,主要用戶建立在Twitter既有的社群平台上,瞄準社群平台對短影音內容的需求。

開啟短影音社群服務的先河

2012年時這還是獨樹一幟的概念,那時行動裝置環境條件也足以支持,2013年1月正式上線時只有iOS版本,6月份推出Android版本,使用者人數達到1300萬,三個月後更翻三倍達到4000萬。

然而,Facebook旗下的Instgrame也相繼推出影片功能,且長度達到15秒,而那時Instagram使用者規模已經是Vine的十倍。Instagram是由圖片社群起家,擁有遠大於Vine的使用者基數,相似的功能上線之後,使用者還有什麼動力遷移去其他新興平台?社群平台立基於人群,沒有人氣的平台在功能上失去特色之後,終會被漸漸遺忘。

cxtmedia_Vine_7.jpg

失去網紅青睞,事逢團隊人員變動

失去優勢的Vine對於成熟網紅不再具有吸引力,因此,Vine開始投入資源在使用者體驗上,更新許多貼近使用者習慣的功能,例如導入現有影片、簡單上手的影片編輯器及其他功能。

半年後,Vine其中之一共同創辦人突然卸任,另一位創辦人則由來自Google的工程師接任,這次領導階層的換血,除了造成團隊士氣的降低,也使開發進度延後耽誤。2014年時,無論在功能及人氣上都已遠遠落後於Instagram,目標族群重疊的情況下,少有廣告商願意在Vine上放廣告,導致盈利狀況漸漸陷入惡性循環之中,而每月的設備、人力成本又高達1000萬美元。

cxtmedia_Vine_5.jpg

最後一根稻草:和網紅協商失敗

部分網紅是在Vine成長起來,超過200萬粉絲的有幾十個,他們馬上感受到Vine人氣的下滑,無法吸引更多的新用戶,加上不斷流失的舊有使用者,網紅紛紛像其他同質平台遷移,Vine這批最紅的網紅決定聯合向Vine談談現狀,提出合理的解決方法。

擁有 470 萬粉絲的內容創作者 Amanda Cerny 就表示,「我們注都意到 Vine 的數據在不斷下滑,然而Instagram的卻在不斷成長,我們在那發表的內容也自然更多。」

一名同時經營Yuotube頻道的網紅表示,Vine和平台創作者少有交流,不像Youtube經常接觸內容創作者,給予良好的回饋及體驗,並暗指如果平台沒有個性化的內容,只是從其他來源搬來的影片,那不會被使用者接受。

cxtmedia_Vine_4.png

這次會議一共有18名網紅參加,每人粉絲數量都達到數百萬。他們希望公司能向生產者付費,每名網紅拿到120萬美元,並且公司開發特定功能,他們就同意一年內每月創作原創內容、每周發三個短影片。否則,就集體停止生產內容。

Vine負責人對此沒有異議,同意了這個初步提案,要等候與Twitter方的商議再回應,之後又有3名網紅加入會議,但在會議結束後,Twitter傳來協議不通過的消息。這群網紅帶來了Vine平台好幾十億的瀏覽量,現在他們因協商失敗,全部都要轉移到其他平台。

網紅離開後的一年多,Vine持續掙扎,卻仍然無法吸引更多的新用戶,Twitter因自身面臨的經營問題,開源節流下宣布停止開發Vine,包括網站和APP都將暫停更新,使用者可以繼續瀏覽內容,但無法上傳任何新內容。

文章編輯/Iri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