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rbnb的分享經濟,為什麼遭受抵制?

美國紐約州州長古莫(Andrew Cuomo)於10月底簽署通過新法,嚴懲刊登短租(租期低於30天)訊息的房東,最高罰款達到7500美元,這項法規的通過將嚴重威脅到最大住宿短租平台Airbnb,為此Airbnb也指控紐約市政府此法的不當。

其實,紐約早在2010年就立法禁止短租行為,但租客仍有需求,且大多為留意在法規上有明文禁止這項行為,導致短租風氣漸盛,2008年成立在加州舊金山的Airbnb也逐漸擴展其規模。

cxtmedia_Airbnb_11.jpg

Airbnb決定入稟紐約聯邦地區法院,起訴紐約州司法部長施耐德曼(Eric Schneiderman)、紐約市市場白思豪(Bill de Blasio)和紐約市。他們指出新法違反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,及《通信規範法案》(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)中賦予的權利,即網站平台毋須為用戶內容負責。

cxtmedia_Airbnb_18.jpg

Airbnb紐約公共政策長梅爾策(Josh Meltzer)也表示新法是忽視既有的旅客、房東需求,保障哄抬價格的飯店既得利益者;另一方,推動新法的議員羅珊索(Linda Rosenthal)認為Airbnb在助長非法短租,導致有長期租屋需求的人在紐約找不到房子。

舊金山也擬修法,Airbnb推出新規定讓步

Airbnb在紐約州正式通過法案前,也釋出新措施應對,規定舊金山與紐約的房東一人限出租一屋,這項規定在11月1日生效,同時推出其他幾項新規定,包含永久停權多次違規的用戶,在紐約建立房東資料庫,未來想要在平台刊登訊息的用戶都必須註冊,並表示願意繳稅給紐約州首府奧巴尼(Albany)。

cxtmedia_airbnb

舊金山議會也擬提議修法,將短期出租限制在每年60天。舊金山政府曾要求短期出租平台移除那些未向政府登記的房東,含Airbnb、HomeAway/VRBO、FlipKey等平台所列出的未註冊租屋清單,將被罰高達1000美元的罰款並兼刑事責任。

台灣立院通過修正案,提高對無照業者的罰鍰

10月21日台灣立法院也三讀通過《發展觀光條例》修正案,提高對觀光業者「無照非法營業者」及「違規擴大營業」的處罰,未來違法此項法規者,罰鍰將從10萬元提升到50萬元,並勒令停業。

今年5月立委曾質詢過Airbnb相關問題,從該網站台灣房源數、住宿人次推算經濟規模,立委認為約有50億元的經濟規模,可能逃漏的營業稅達2.5億元,和1億元的房東健保補充保費。觀光局長表示會發文請Airbnb協助資訊清查。另一方面,台北市也積極裁罰違法的日租套房案件,已累積176件、5168萬元罰鍰金額,並將對開罰3次以上仍未合法的業者予以斷水電的措施。

相對於採取防堵管制的手段,10月初Airbnb亞太總裁來台,先後與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、台東縣政府簽約合作,希望藉此吸引世界各地的旅客,政府網站也有相關文宣,與立院修法抵制是完全不同的合作策略。

cxtmedia_Airbnb_2.png

分享經濟帶來的負面衝擊?

除了圍繞利益的三者角力,既得利益者、政府、獨角獸公司外,許多光鮮亮麗外表下的社會改變也正在發酵。Airbnb雖宣稱已在20多個國家繳稅,以荷蘭阿姆斯特丹為例,短短幾個月就已達到新台幣2億元以上的稅金,而德國柏林就於今年初立法禁止短租整棟公寓,可見經營上仍有許多灰色地帶。

和另一分享經濟起家的服務Uber相同,商業導向下卻缺乏對消費者的保護措施,例如平台對房源的消防衛生安全檢測毫無把關,爭議頻傳,本來立意良好的分享經濟概念,也逐漸染上追逐利益的負評。

用戶在平台上出租多個空間,不是分享閒置的空房,造成為了收益較高的短租客,拒絕甚至驅趕長租客。歐美多個城市也出現囤積房源出租,房價持續炒高,影響到當地人居住權利和機會的現象。

荷蘭政府、民間各出對策,管制兼互惠經濟

阿姆斯特丹當地政府為控制房價,在2014年時就要求Airbnb繳交旅客稅款,及停止那些違規的用戶。當地的法規為一個公寓單位每年不可出租超過60天,每次限制不超過4人,Airbnb也配合法規設立投訴專線、提高罰款,稱大部分房東皆遵守規定。

cxtmedia_Airbnb_8.jpg

但仍有人表示,政府實際執法困難,仍有近半數的單位違法,並有人利用平台商業運營大量短租房,已經和分享經濟最初的美意背道而馳。

短租房也改變了當地的社區,本來阿姆斯特丹租借單車的店面,因為旅客的湧入漸漸轉為日用品及雜貨店,方便旅客短期生活在當地,旅客增多的社區步調改變、房價也被炒高,許多原本住戶負擔不起租金、無法適應新的社區環境,漸漸搬走。

cxtmedia_Fairbnb.jpg

當地規劃師為改善社區現況,創立了短租房平台Fairbnb,是由房東和鄰里一同管理,正負效益都由鄰里社區一同接受,並希望短租房與街坊混居,鄰里透過協商溝通,對管理和出租空間達成共識。目前已有約22000個房間和單位,最多曾有6個街坊同為一個公寓單位的房東,這樣的模式讓街坊也受益,而非單戶獨大,短租房產生的外部性也較能由社區街坊共同解決。

文章編輯/Iri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