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Minimal Shots到日本極簡主義、美國川普

現在有一種風格在Instagram上吹起風潮,構圖簡約,強調物體、人物與空間之間的關係,人們能輕易的明瞭這圖裡有什麼物件,卻會為藏在裡面的和諧氛圍著迷,而輕簡的畫面,可以使人們更注意其中的細節。這樣的風格體現一種減法的設計思維,也不經讓人聯想到今年在日本興起的極簡主義。

cxtmedia_minimalshots.png

#Minimal Shots 在Instagram上已經可以搜索到非常多圖片,畫面通常是有大量留白空間,或善用線條與幾何圖形架構主題,也有運用色彩來構築畫面的,共同點都是一目瞭然的主題性。

熱愛Minimal Shots的攝影者們,往往也會將平日周遭不起眼的事物,透過鏡頭、物體、空間的安排錯位,完成一張張頗有巧思的畫面,這些人具有敏銳的觀察力,和將想像力化為現實的技巧。

照片中的元素來自生活,平常人們生活的街道、林立的公寓房屋,或大自然戶外的風景,Minimal Shots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幸福感,有時又會是使人深思、抽離現實喧鬧的氣氛,這樣的精神和日本今年興起的極簡主義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極簡主義是什麼?

極簡主義者佐佐木典士:「物品不是我們的主人。」

現今社會盛行資本主義、消費主義,這是個物產極為豐富的時代,人們面對海量的物品、資訊幾乎難以取捨,而在日本都市高壓的生活步調更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,這時有一群人開始奉行「斷捨離」的精神,減少身邊不必要的物件,以此達到空間、心理的減壓。

極簡主義並非一個新創的風格,而是起因於日本近年的社會變動而再度興起,日本泡沫化的經濟、311大地震,逐漸邁向老齡、少子化的社會,甫畢業的年輕人就面臨失業,還有高壓、高強度的工作環境,人們彼此的關係疏離遙遠。

消費主義下的促銷、購買驅動,卻無法填補人們心中的洞,因此開始有人理解到,擁有的東西再多也並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,人們購買東西很多是想要展現自我價值,而不是因為需求;當減去那些不必要的物品時,很多人會重新看待自己擁有的,並從中得到更多。

cxtmedia_minimalismjapancxtmedia_minimalismjapan_2cxtmedia_minimalismjapan_5

過著極簡生活的這群人

「當我減少花費在清潔或購物的時間,就代表我有了更多自由運用的時間,例如和朋友相聚、假日旅遊等等。我比過去變得更主動。」36歲的佐佐木典士這樣說道,這樣的極簡生活是從2年前開始的,過去他是個熱愛蒐集書籍CD和DVD的人,那時候他會不停地想著:「我手上有些什麼,還有什麼是我沒有的。」

cxtmedia_minimalism_5

另一位日本女性櫛引紗子,初時也是個喜愛購物的女性,但她漸漸發現越來越多的東西帶給她的不是滿足,而是窒息的感受,不能擁有的焦躁、為購買而忙碌的生活,反而失去使自己生活得更幸福的初衷。

將物品降到最低限度後,她發現自己看待物品的態度也不同了,但同時她也說:其他女性看到某樣可愛的商品時,她們會覺得一定要買下來,但是我完全沒有這樣的反應,在我看來那只是多餘的垃圾。漸漸地我與其他女性友人的對話也開始搭不上,變得漸行漸遠。」

時代潮流下的反思?極簡主義、川普當選

與提倡分享經濟時一樣,一定有人會高聲反對,這樣的方式是與現今經濟模式是背道而馳的,國家、人們無法從中獲得利益,這樣的論調不可否認,要明確探究人們幸福的定義及利益的去向,才能知道國家的下一步該如何。

cxtmedia_Minimalism_7.jpg

日本社會反映出一個極簡主義,而美國這次選舉也幾乎能從中看到相同的不安,國家強盛卻仍然無法改善社會階級的資源不均,人們面對如同陷入加速迴圈的世代改變,不知所措甚至失落,這時的川普正好回應了這些選民的心情。

cxtmedia_AmericaTRUMP.jpg

另一放面來說,看待得當也是一次轉機,就如說感恩節不營業的#OPTOUTSIDE,理解察覺真正的需求,繼而深深觸動消費者的心,面對極簡主義是否也有同樣的可能性呢?

文章編輯/Iri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